短篇小说

1915 年创刊

月刊

ISSN 1000-0054

CN 11-2223/N.


青春之歌

  • 诗和井架

    王明新;

    <正>1975年我由一名下乡知青招工来到胜利油田钻井指挥部32194钻井队,那是黄河大坝下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苇子林中几栋孤零零的白色简易房。钻井队七八十号人,只有一名女工,大家都叫她"一朵花",倒是名副其实。那个地方叫孤岛,隶属于山东省

    2019年10期 No.806 3-9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626K]
  • 感谢生活,感谢《短篇小说》

    王明新;

    <正>1975年我由一名下乡知青招工来到胜利油田钻井指挥部32194钻井队,那是黄河大坝下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苇子林中几栋孤零零的简易房。钻井队七八十号人,只有一名女工。那个地方叫孤岛,隶属山东省垦利县。离钻井队不远有一片槐树林,树林中驻

    2019年10期 No.806 9-1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62K]

矿山实录

  • 马小五的夏天

    田俊红;

    <正>手机闹钟叮铃铃、叮铃铃响个不停,赤裸裸的马小五伸伸胳膊,感觉腰酸背沉,极不情愿地从发粘的凉席上爬起来,摁停桌子上的手机,打着哈欠穿上大裤头,套件背心,趿拉着拖鞋拉开门,抓着扶手顺着又陡又窄的楼梯迷迷糊糊下楼。走出院子,来到不远处的公共厕所,蹲在臭烘烘、苍蝇嗡嗡的便池上办完一天的头等大事,才留意到这个城中村的

    2019年10期 No.806 11-16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416K]
  • 唯有用真情书写

    田俊红;

    <正>我的父亲干了一辈子矿工,我哥哥在煤矿一直工作到退休,我的两个弟弟也曾经作为矿上的农民工干过一段矿工,我从16岁离开故乡就浸泡在了煤矿。三十多年来,和矿工们朝夕相处,早已融为一体,我比熟悉故乡的黄土地还熟悉煤矿,比了解故乡的父老乡亲还了解我的矿

    2019年10期 No.806 1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2K]

百味人生

  • 黑风岩往事

    卓美;

    <正>山越爬越高,路越来越难走。"咋个还不到?到底还要走多久?"从天麻麻亮上路后,这两句话班素集已经问了不下二十遍。一开始,送亲的亲友还殷勤地回答:"快了快了,翻过这道梁子就到了!"天色将晚,等她再问的时候,别人就没有底气再宽

    2019年10期 No.806 18-24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125K]
  • 教书匠

    任乐;

    <正>教书匠姓黄,半截沟黄家台子人,地地道道农民出身。祖父、父亲都是文盲,他是三代人里唯一一个念过书的,念完了小学,还念了初中。他念初中时的语文老师叫秦名扬。他是秦名扬最得意的弟子。这秦名扬可不是等闲之人,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北京大学中文系的高才生,毕业后

    2019年10期 No.806 25-29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907K]

小人物记

  • 小镇入殓工

    川流;

    <正>六十年代,在鄱阳湖口双钟镇,若有人问起县长是谁可能有说不上来的,但提到贵庆,那绝对没有不知道的。贵庆矮小身材,尖嘴猴腮,身上的衣服永远脏兮兮的,脚上的鞋永远是拖着的,哪怕是冬天穿棉鞋,拖着鞋的贵庆走起路来一颠一颠。因此,虽然贵庆才三十岁,看上去却像个小老头。

    2019年10期 No.806 30-3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816K]
  • 最后的雕花匠

    冷江;

    <正>1皖南山区万山丛中有个稠岭小镇,是有名的匠人聚集地。什么木匠、泥瓦匠、漆匠、篾匠、铁匠、桶匠、石匠等五花八门,应有尽有。从明朝末年至今三百多年长盛不衰。镇上有一户汪姓大户,世代从事雕花匠,传到如今的汪四海已经是十八代了。

    2019年10期 No.806 33-3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51K]
  • 不惑

    王会敏;

    <正>穷大方都说四十不惑,到这个年龄上有老,下有小,花钱的地方也多,省钱才是王道,可我家的李玉刚却是个"穷大方"。那次我去逛商场,在男士专柜给他看中了一件羊毛衫,摸摸料子的确不错,就在我和服务员搞价聊天时,我才知道这店是我同学开的,为了省点钱,我豁出老脸

    2019年10期 No.806 38-41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12K]
  • 东北水饺店

    杜景玉;

    <正>东北水饺店坐落在顺河街中段,开业那天没有鲜花也没鞭炮。水饺店面积不大,一楼的面积也就是三十几个平方,除去操作间,能利用的空间不大,只能摆放五六张小桌,而且很拥挤。水饺店里只有两个人——老板费燕和一个老妇人。老妇人是费燕雇来的,工资不高,只是帮着包包水饺。费燕住在二楼,

    2019年10期 No.806 42-4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727K]

乡镇风情

  • 长兄秦西珍

    何荣芳;

    <正>·1·秦西珍家这几年事儿多。秦西珍是河西湾村秦老憨的大儿子,长着一副举重运动员的身板,上体长下肢短,胳膊腿都是壮壮的,似乎天天都在练举重。他生着一双牛眼,微凸着,一脸的皱纹真不像四十来岁的人该有的,像和他七十多岁的老父亲置换了一样。

    2019年10期 No.806 48-5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263K]
  • 刘常家的鸽子

    宋向阳;

    <正>1柳河村的人都知道,刘常连种地的垄沟都打不直。可是,他的脑筋好使,在铁矿里跑销售。另外,他还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叫香秀。这样,村里的人对他全都刮目相看。那年,刘常去南方出门,一路上火车、班车地倒腾,居然带回了一对白鸽子,

    2019年10期 No.806 58-63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657K]

欲望都市

  • 礼物

    王祖远;

    <正>01连姨的家在永兴巷二十七号。阮轻下车前,特意换上了帆布鞋。这些天她瞒着米翔去偷偷练舞,就是为了在婚礼上惊艳他一下。可惜自己笨拙不说,性子还倔,舞蹈老师已经说了,练舞的时候穿舒服的鞋子就好,毕竟是初学。可她偏不肯,婚礼上就是要穿高跟鞋跳舞的,练习的时候自然也要高跟鞋才可以。要美、要人羡慕,就是要付

    2019年10期 No.806 64-6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031K]

小城故事

  • 你在哪里?

    李少华;

    <正>寻找你是一种焦灼,寻找不到你是一种焦灼中的痛苦。我已经在焦灼和痛苦之中挣扎了一个多月了,辗转反侧,食不甘味。你到底在哪里?我错怪你了,对不起你,真的对不起你。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求求你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不不,不用突然,你就像平常那样,每天上班那样,或者笑盈盈地,或者急

    2019年10期 No.806 69-8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303K]

围城内外

  • “战友”来袭

    喻云;

    <正>一那天,是柳玥的生日。一整天,她都在等老公彭令的微信或电话。她反复拿出手机来看,甚至试打,以确定没有停机、网络也正常。可是,虽然也陆续收到生日祝福,但都不是来自彭令。直到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柳玥的想念与不安更加强烈,但也只能有些自嘲地取笑自己,都老夫老妻了,还奢求这些表面功夫干什么呢。可

    2019年10期 No.806 81-83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90K]

校园之殇

  • 碧落如莲

    程中学;

    <正>(一)碧落曾经告诉我,她出生的那年盛夏,她的母亲经过自家种植的莲塘,猛不防一阵大风吹来,使情急中抓住莲塘边上竹竿的她裙裾飞扬,长发乱舞。随风刮来的,还有一枝被吹断的莲叶,翠盖如玉,如一朵绿色的花,快乐地随风打着旋儿,飘

    2019年10期 No.806 84-8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695K]

流逝岁月

  • 牧牛少年

    李业成;

    <正>1麦收刚刚过去,生产队里的牛就从牛棚里牵出来了。一头头牛在牛棚里窝了一冬一春,病恹恹的,蜷毛蜷翅,身上沾满了牛粪。四个放牛的孩子,一人牵一头牛,他们和牛一样急不可待地走向了野外。第一名叫刘老头,13岁,放一头青石角的牯牛;第二名

    2019年10期 No.806 89-96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19K]

今古传奇

  • 历史细节

    陈振林;

    <正>一、公输公输卧在榻上,满脸倦容。他已经老了,老得让皱纹爬满了脸,让头发染上了霜。他已经病了,病了半年了。曾经的他,真是名满天下。他又叹了一口气。做相国几十年了,他放心不下国事。他知道,如果没有一个人来接替他的

    2019年10期 No.806 97-10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011K]

微型大观

  • 八十里的母爱

    陈虹;

    <正>一年前,母亲患上老年痴呆症,做事丢三落四的,说过的话一会儿就忘。出门找不到回家的路,就在小区里徘徊,哪栋楼哪个门都记不清了,有认识的人把母亲送回家。老婆说:"还是把妈送敬老院吧,那里人多,还有专人照顾。我们常去看看,又不是不管她。"

    2019年10期 No.806 102-104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821K]
  • 被风吹过的夏天

    杨春云;

    <正>从写字楼里出来,已经晚上10点半,无休止的加班,令我心情无比郁闷。接到一开超市哥们儿电话:"今天倒霉,收到一张50元假币,请你去大排档吃宵夜,花了它。"盛夏的夜晚,没有一丝风,马路上释放着白天太阳蒸烤过的热浪,空气闷热得让人窒息,据气象预报说,夜里有一场暴雨降临。

    2019年10期 No.806 104-105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72K]
  • 1974年的黄头绳

    肖建国;

    <正>那年,我六岁。麦子快要开镰的时候,大队(现在的村)要去老河口拉化肥。听到这个消息,庄子里的人都有些激动。因为可以坐大队的拖拉机进城了。我对妈说,我也要去。妈问,老远老远的,你去干啥?我说,去买一根黄头绳。妈笑,才多大点个丫头,就知道臭美了。我脸有点发烧,跺

    2019年10期 No.806 105-10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547K]
  • 俄罗斯工棚的一夜

    墨凝;

    <正>几个在布拉戈维申斯克打工的同村老乡,打来电话让我过去的时候给捎几瓶"阿什河"白酒过去。他们馋酒馋坏了。老毛子的"沃特加"他们喝不习惯,又死贵的。他们只喜欢哈尔滨的"阿什河"。我在黑河做生意,经常去对岸往回倒腾一些俄罗斯的货物,也经常给他们捎点这边的东西过去,比如一沓白线手套啦,几双黄胶鞋啦,大庆牌香烟

    2019年10期 No.806 107-109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551K]
  • “扁马”

    愚拙;

    <正>有点闲心、闲情、闲钱的人们,都想满世界地去"野"。湖北襄阳算得一个好去处——因为那里有过刘备《三顾茅庐》的隆中。我去隆中之前,想起知己红颜在隆中拍摄的一帧照片。她身着白色T恤,红色短裙,亭亭玉立于牌坊前的"隆中"碑石边。朋友同碑石相比较,形像不如碑石高大,色彩远比碑石鲜艳。

    2019年10期 No.806 109-11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71K]

说长道短

  • 一本期刊的坚守

    毓新;

    <正>《短篇小说》是远在东北吉林的期刊,却受到西北偏僻县份的读者的持久青睐,不是没有原因的。二十多年前,出于对文学的狂热爱好,我隔三差五往"邮政报刊零售"跑,买喜欢的期刊阅读。报刊零售的存货有限,遇喜欢的人多了,某种报刊会很快被买光。《短篇小说》常位居热销之列,好几次我去得晚了,没能得手,只能辗转向文友借阅。

    2019年10期 No.806 111-11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55K]

  • 稿约

    <正>为进一步办好刊物,使《短篇小说》与广大文学爱好者真正做到心灵相通,本刊于今年开设了"说长道短"栏目,现约稿如下:1、有关对于短篇小说这一文学形式的认知、理解、体会、评论;2、对《短篇小说》杂志的总体印象、批评、建议;3、对某一期刊物刊发作品的综合评述;4、对某一作者在《短篇小说》杂志发表的作品进行系统地评价;5、对某一

    2019年10期 No.806 5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51K]
  • 下载本期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