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1915 年创刊

月刊

ISSN 1000-0054

CN 11-2223/N.


本期推荐

  • 帮扶简史

    张瑞明;

    <正>一本来,主人公是许仙,他才是户主。世上同名的人很多,这个许仙住在脑包山村,不是断桥的许仙。比那个许仙更可悲,这个许仙的儿子断奶后,媳妇就跑了,跑到哪谁也不知道,只知道跟了肥头大耳的牛贩子。然后,许仙就像许多丢了老婆的男人那样,玩命酗酒,糟践身体,肝脏硬成瓦片。坝上草原的风硬,夜

    2020年13期 No.845 3-11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380K]
  • 我不打算写一首简单赞歌

    张瑞明;

    <正>我感觉,自己一旦写响应号召、歌颂时代的正能量作品,就像是在完成命题作文那样无所适从,深怕写成寡淡无味的口号和标语。这或许和我的阅读经历有关,在创作发育期,我读了太多的"伤痕文学"和"反思文学",不可避免地在骨子里打上了批判现实的烙印。近年来我写的小说,也大都是关注生命个体意义的反思类题材,《帮扶简史》是第一篇具有歌颂意味的小说,这篇小说成型

    2020年13期 No.845 11-1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147K]

百味人生

  • 美好生活

    竹剑飞;

    <正>1再次碰到殷建华,和他一起喝酒谈论诗歌,那是分别十几年后在街上偶然遇到。鲁其良惊叫,殷建华,咱们的大诗人,好久不见了。声音很响,路上还有人驻足看着他们俩。两人握手,言欢,特别高兴,脸上都是笑容,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殷建华笑了,连忙说,诗友,诗友。鲁其良也说,诗友。春暖花开,

    2020年13期 No.845 13-2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559K]
  • 蹲厕所

    董林;

    <正>一八十年代,老街多是"日伪时期"留下的二层旧楼,屋内没厕所,方便得去街角公厕,老式公厕不分男女,常有蹲厕所的,偷窥单独方便的女性。有段时间,一个蹲厕所的,昼伏夜出,老街的姑娘媳妇上厕所成了负担。一天凌晨,老街厕所出事了,巡逻民警匆匆赶到,救下被扯开内衣的美玉。原来,蹲厕所的夜里偷偷潜伏进去,等美玉早晨上厕所时,用毛巾将她嘴

    2020年13期 No.845 21-23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666K]

小人物记

  • 道歉

    牟秀林;

    <正>(一)外屋的门是双开门,双开门一关,再往里一推,中间的缝隙能塞进一个小孩子的拳头。——门吊的确需要紧一紧了。张图图接过张菊菊递过来的钳子螺丝刀,手脚麻利,门吊很快紧好了。关门试一试,严丝合缝,别说耗子,苍蝇也休想钻进去。张菊菊搬了把椅子叫张图图坐在外屋,她打开

    2020年13期 No.845 24-31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956K]
  • 小村人物

    矫寿功;

    <正>小村不大,满打满算不足二百户人家。可小村风水好,有灵气,竟出了十几位县团级以上的干部,大到省部级,在这里我不想对他们说三道四,只想唠唠身边那些不起眼的小人物。尽管他们在村人心目中占不上多大的份量,却各具特色。伯父伯父姓徐,说话带腔。听父亲讲他是山西洪洞人,解放前扛活来到我们村。我亲伯父去世后,他被招为"驸马"。徐伯的大半生是在村里

    2020年13期 No.845 32-4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993K]
  • 十六年

    耳火;

    <正>一凌晨两点,我就该喊王自贤上班了。王自贤答应一声,起来后打了个哈欠,问:做不做饭?我说做啥饭,时间不早了,到食堂吃一点就行了。这时候的王自贤穿上衣服,慢腾腾的样子。我催促了几次,他穿上工作服、戴上矿帽跟着我走了。我一直认为王自贤是个老不急,不管什么情况下,他都会说,着啥急,天塌压大家,车到山前必有路。我则不耐烦地说,有啥路哇,现在实行的是打卡,去晚了

    2020年13期 No.845 41-4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280K]

乡镇风情

  • 丢了一块地

    王善常;

    <正>一老胡头扛着锄头,刚进家,洗罢脸,正要摸筷子,村长赵麻子就进了屋。赵麻子说,胡叔,我给你报喜来了!大嗓门震耳朵,好像老胡头耳朵背似的。老胡头一哆嗦,问,报个啥喜?心里开始划魂儿。他这辈子难心事没少摊上,要说喜事,还真没遇到过几回。他盯着赵麻子瞅,心想,黄皮子给鸡拜年,这王八犊子指不定又弄出了什么馊点子,来占我便宜。

    2020年13期 No.845 49-59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193K]
  • 春夜

    熊沐凭;

    <正>起了雾。是薄雾,轻纱似的,浮在门口的水塘上,远处的湖田里。春生娘坐在场院里,眼睛定定地望着远处的湖田,足足有一个时辰,双眼都有些发胀,依旧不见春生的身影,她心里便烦躁起来,心里不停地唠叨,这个蝉崽,真不让人省心。春生是她的儿子,今年20岁了。去年从省里的一家学校毕业,

    2020年13期 No.845 60-6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931K]

爱情故事

  • 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寇洵;

    <正>赵婕约我晚上七点在博物院门口见面,我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半个小时到。我不能在这里干等着,总得干点什么呢。附近有一个广场,我就溜达过去了。这个广场其实蛮大的。广场两边有十八罗汉的雕塑,其实看上去蛮威武的。这附近好像就这么一个广场,所以到这里来的人便很多。好像除了这里,大家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地儿去。我还是蛮喜欢这个地方的。每次路过这里,只要没有什么要紧的

    2020年13期 No.845 63-6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366K]

围城内外

  • 疫情期间

    郭苏华;

    <正>疫情已经第八天了。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看全国的病例增加了多少,江苏增加了多少,盐城增加了多少,响水有没有突破零。看完之后,总是要评论一番。这个时候,往往是每天早上的七点多钟。晴天的时候,太阳光照射在粉团花的窗帘上,卧室里就一派温暖祥和的居家好氛围。这个时候,看完了,也总是都不想起床,贪恋着被窝里的好光景。小卿会叽叽

    2020年13期 No.845 68-74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344K]

青春写真

  • 村里来了个姑娘

    周启平;

    <正>牛一样跟在她后边,一根无形的缰绳牵着我。阳光闷着头晒,我们的脸上渐渐有了石头般的滚烫。天空掠过鸟的鸣叫,欢喜多于悲伤。喜欢远眺的我,忽然觉得我们就是一前一后在曲线上滚动的两个小圆点。夏天如同一枚浑圆的果实,在人间惬意而招摇。但此时,她只是一个很吸引我的小圆点。她的头发像一副磁铁,我没有

    2020年13期 No.845 75-7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379K]

官场秩事

  • 几点了

    柳恋春;

    <正>李国平走出小区门口的时候,他又突然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连忙下意识地看看表:八点半!这就意味着今天上班稍微迟到了那么一点点。对他来说,迟到一点,只要没有纪委的来查岗,是不会有任何人过问他的。他看表,完全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因为接下来马上要回答一个问题。果然,那个身影看见他了,仰起脸,带着谦恭的笑,问:

    2020年13期 No.845 79-83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430K]

欲望都市

  • 玉碎

    柳笛;

    <正>1发现那块玉石的是驼山山窝里的一个老光棍。据说老光棍在村子里受欺负,日子过得不怎么样,老婆领着孩子跑出了山窝窝,再也没有回来过。驼山玉闻名收藏界,虽然不像和田玉那样有名气,但在玉石界的圈子里却很出名。有了名气,望风而来者就多,原来只是懂行的外地人来采,后来当地的山民也都学会了采玉。驼山玉很少,经不起采玉人的折

    2020年13期 No.845 84-9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830K]

都市奇案

  • 平行线

    刘浪;

    <正>1我觉得有必要马上跟你声明,这个名叫肖黑的男人,直到现在我也不认识他。真的有必要。早上九点,这个名叫肖黑的男人,顶着一头熊熊燃烧着的怒火,快步走出了北岸小区的门口,他的怀里,揣着一把蒙古剔刀子。这个时候,我正在家里睡着。我的呼噜闪转腾挪又鬼鬼祟祟,完全不在调上,走的是冒充摇滚的路线。这也许说明我已经老了吧,或者准确一点说,我是已经开始衰老了。我老婆二宝说我三十五岁以前,

    2020年13期 No.845 93-103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022K]

微型大观

  • 老亲戚

    赵明宇;

    <正>在元城,退休老干部没了老伴,找女保姆照顾自己的衣食住行。说是女保姆,其实是夫妻,只是不领结婚证,以后不产生财产纠纷,儿女们既放心,又省心。老唐的老伴去世5年了,儿女们不在身边,他的退休金花不完,不想委屈自己,也动了花花肠子。他去了几次家政服务公司,挑选了一个甘肃女人。女人高挑个儿,50多岁,虽是农村妇女,却干

    2020年13期 No.845 104-105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314K]
  •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赵艳宅;

    <正>这个假期有点长,而且除了非必要的外出,一律不能随意出去走动。家家闭了门过自己的日子,不准和外人来往。除了自己,看谁都像个敌人派来侵蚀自己的特务,时刻都要加紧了防备。陌生人见了坚决不要说话,倒好防备;最难防备的无疑是最亲近的人,好久不见,一见面个个成了话痨,也难免投怀送抱,岂不知15秒前各自安好,15秒后互相传染,下一秒等待着的便成了煎熬。空气中弥漫着不安和焦躁,

    2020年13期 No.845 105-106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223K]
  • 李婶的枣树

    刘希;

    <正>李婶三十岁时寡居,独自带着七岁的铁蛋,脾气一天比一天暴躁。李婶家门前有棵枣树。枣树有些老,但很不安分,将一些枝杈伸到墙外来。枣子成熟的季节,李婶吃饭都要蹲到家门口。若是正在忙活,一听到树叶有什么风吹草动,立马就会从屋里钻出来。大声问:"谁?干嘛?"路过的人,看到枣子成熟,难免忍不住伸

    2020年13期 No.845 106-10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265K]
  • 爹的丧事

    蔡永平;

    <正>周福书记对着话筒大声喊,架在大树上的四个大喇叭把他嘶哑的声音传遍全村:"老少爷们,疫情严重,大家不要惊慌,科学预防很重要,做到不串门拜年,不聚会团拜;出门戴口罩,进门勤洗手;屋里常通风,庭院要打扫干净……"周福的手机响起,他摁了电话,把要宣传的事项讲完,关了话筒。周福把电话拨

    2020年13期 No.845 108-109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392K]
  • 牛肉

    吴宝华;

    <正>1962年,饥荒像黑色的羽翼,四处出没。死神也张开巨口,肆意吞噬饿得有气无力的人们。忍着肚子的饥饿,我赶着五头牛去村外的田野里放牧,这牛是生产大队的集体财产,全村上百亩田就靠它们耕种,某种意义上说,它们的命比人重要。那时杀掉一头病牛,也必须上报公社批准,谁私自宰杀耕牛是要坐牢的。

    2020年13期 No.845 110-111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418K]

说长道短

  • 短篇小说与《短篇小说》

    王安林;

    <正>虽然有时候会将一个短篇小说写长,让人觉得是一个中篇小说,但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写短篇小说的作者。早几日整理书柜,发现自己在全国各地发表的刊物有几百本,分了下类,除了新疆、西藏、内蒙几个边远省份,我的短篇小说几乎覆盖了全国所有的省市级文学刊物。再分下类,给我发表小说最多的那些刊物里面,责

    2020年13期 No.845 111-11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770K]

  • 稿约

    <正>为进一步办好刊物,使《短篇小说》与广大文学爱好者真正做到心灵相通,本刊于今年开设了"说长道短"栏目,现约稿如下:1、有关对于短篇小说这一文学形式的认知、理解、体会、评论;2、对《短篇小说》杂志的总体印象、批评、建议;3、对某一期刊物刊发作品的综合评述;4、对某一作者在《短篇小说》杂志发表的作品进行系统地评价;5、对某一篇作品的分析、评

    2020年13期 No.845 6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775K]
  • 下载本期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