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扶贫攻坚专题

  • 井鱼没了

    王福新;

    <正>一井鱼没了,这消息像平地一声雷,把岭下村的人炸蒙了。最早发现井鱼没了的是羊倌马老憨,他天蒙蒙亮起来担水饮羊,发现井鱼没了,他慌忙丢下水桶,把大半个身子探进井里看。他正看呢,寡妇田水枝舞着腰肢一阵风走来,见有人撅着屁股趴在井沿上,禁不住尖叫起来。

    2021年10期 No.875 11-2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893K]
  • 张多余寻“渔”记

    王晓莹;

    <正>张多余本名张多渔,因长期贫困,村民都觉得他多余,故都称他张多余,时间长了,都忘他本名了。在张多余41岁那年,全国各地开始"精准扶贫",甚至连村里的大喇叭都赶时髦三天两头地宣传"精准扶贫"。张多余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时很是不解,扶贫他知道,啥叫"精准"呢,我想吃啥就有人送啥是不是"精准"。

    2021年10期 No.875 21-23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922K]

百味人生

  • 戏中人

    王明新;

    <正>红莲结婚7年,一直没怀上孩子,开始她和丈夫都没当回事儿,以为还年轻生孩子是早晚的事,但一年又一年过去,红莲的肚子始终风平浪静,看着婆婆照着不知从哪讨来的偏方买回的大包小包的中药,红莲才不得不重视起来。红莲与丈夫晴朗一起去医院检查,结果让人很沮丧,红莲的输卵管有问题,

    2021年10期 No.875 24-3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592K]
  • 魏宁和他的秃鹰宝宝

    王祖远;

    <正>01这是一个安静的夏天,也许是魏宁来到美国之后最安静的一个夏天。这种安静不是补习班里所有学生都在做题时的安静。这种安静不是正午的阳光烧灼着大地,没有人在街上行走的安静。这种安静不是餐厅打烊之后,连厨师也不在的安静,也不是剧院散场后,百老汇亮着灯陷入沉睡的安静。

    2021年10期 No.875 31-3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901K]
  • 散在水中的月亮

    王丕立;

    <正>梅秀弓着背又在对门山坡那条泥路上趟上了,一天两回,嘴里还乍呼着,说,玉儿的菜长得好呢,青枝绿叶的。玉儿在屋里听到了,踮着脚要迈出时,玉儿妈春花冷冷地说,随她,不用理。那天梅秀又从土路上走下来,鸡啄米一样嗒嗒地响起脚步声,春花正在路下竹篾拦成的菜园里。她停住锄头,细细打量梅秀的真容,梅秀背弯得与地照面了,身体也比年轻时小了一大圈,脸上全是苦瓜皱,春花板结成一团的心忽然有了松动。

    2021年10期 No.875 38-41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629K]
  • 大海里有一辆火车

    冯晓笛;

    <正>1董深海在众多的弟兄里是比较突出的。这主要是和董大比。从小在一起玩儿,一起上学,一起到溏里游泳,一起爬树,趴在厢房的炕上谈天论地,数星星月亮,半夜里一起尿炕,好得跟亲兄弟似的。可就算是一母同胞,也有差距;就算是十根手指头,也不会一样长,董大那头总是短一节。比如,老师发下来的作业,董深海的本上老师用红笔写的是"优秀",董大的最多就是个"有进步"。

    2021年10期 No.875 42-4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24K]

小人物记

  • 顺溜五

    王生文;

    <正>顺溜五在村子里是个很特殊的人,他没有嫡亲的子女,却有五个孩子认他做爹,不论走到哪里都有孩子叫他,一声爹长一声爹短的,赶上年尽腊底,还有大人牵着孩子去给他拜年,每逢这时,顺溜五仿佛是村子里最幸福的人。顺溜五做的是五个孩子的寄名爹。这要从老队长说起。

    2021年10期 No.875 49-53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219K]
  • 好兄弟

    徐跃文;

    <正>他又一次看到狐仙了。他觉得今晚精神状态很好,也许是药起作用了,也许他的病就要好了。他安静地躺在床上,眼睛像扫描仪一样扫过屋内的装饰,彩电冰箱空调组合家具,这些年年年添置,生活用品样样齐全了,节能灯如一团白色的火苗,燃烧在小卧室的头顶上,越烧越亮,像个小太阳。陈旧的天花板上,布满着湿迹和霉斑,

    2021年10期 No.875 54-6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844K]
  • 表叔

    徐玉向;

    <正>从记事起每隔一段时间我便能见到表叔,一个外号叫作"霍元甲"的亲戚。他每次来都喝酒,每次来受伤的部位都不同,每次来一定会对奶奶说同样的一句"大姑,我来看看你"。正月里的一天,太阳竟然出奇的暖和,我甩掉大棉袄跑到外面找小伙伴们玩儿。待我回来时,便看到房檐下靠墙放着一把椅子,一个裹着军绿色棉大衣的汉子缩着肩膀垂着脑袋,如熟睡的婴儿全身一动也不动。

    2021年10期 No.875 61-64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758K]

乡镇风情

  • 生路

    黄潜平;

    <正>当大拴手提砍刀尾随着麻饼进入这片林子的时候,似乎就已经注定了这两个人中只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这片山林。砍刀大拴磨了千百遍,雪亮锋利,削铁如泥,恐怕昔日干将莫邪的气势也不过如此吧。麻饼叫马兵,因为谐音的缘故,打小村子里的人就极少叫他的大号。麻饼和大拴是发小,两个人一起长大,又一起爱上了同村的姑娘娟子。麻饼内向倔强,一根筋。大拴开朗活泼,也大方。

    2021年10期 No.875 65-6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069K]

流逝岁月

  • 牛骨

    李业成;

    <正>1大黄犍实在是老了,老得快要迈不动步了,被一个叫刘老头的孩子牵出来放。还有其他牛,母牛、小牛,一群拖拖拉拉的牛。出了牛棚,便是村外。村里与村外就隔一条墒沟,这条墒沟把村子和村外挖开,沟上搭一个石板。这条墒沟本来是用于防涝排涝的,很浅,却越挖越深了,为的是防止鸡狗鹅鸭过沟作害篱笆里的菜。

    2021年10期 No.875 68-75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720K]

孩提时代

  • 铁道边的孩子

    丛棣;

    <正>我第一次出远门是跟母亲回姥娘家,那年我九岁,上小学二年级。常年卧床的姥娘情况不大好,正赶上我放暑假,母亲考虑到都这个时候了,也该让外甥狗认认姥娘家门了,于是扯着我手上了一辆斑驳的大客车。一路颠簸,走走停停,中间还倒了一遍车,从中午一直坐到傍晚。长岭在邻县,给我感觉远在天边,从海边到山地,也是从渔村到城镇。

    2021年10期 No.875 76-8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707K]
  • 1984年的打谷场

    兰学军;

    <正>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屋湾村的打谷场在村西头,正如谁也不知道杨婆婆为什么会出现在村里一样。这两件事都是谜,像东升西落的太阳一样悬在所有人头顶,但没人愿意真正去计较。不去计较日子不是照样在太阳从东边升起时开始又在太阳至西边落山时结束吗?不去计较人的一辈子不是一样像一场大风似的一吹就把全身的皮肤刮皱了吗?不去计较生活不照样像村前的小河一样没日没夜安安稳稳平静地流淌吗?

    2021年10期 No.875 83-8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551K]

笔记春秋

  • 袁店河戏事

    赵长春;

    <正>高山吼高山吼,嗓门大。这与他从小放羊有关。放羊,上罗汉山、丰山,最远跑到鹰卧山;下袁店河,沿河边上下,能走十几里。跑来跑去,吆喝头羊,放声壮胆,应答他人,声音低了不行。与别的放羊娃儿不同,高山吼的大嗓门瓮声瓮气,底气足,气韵好。人们说,这放羊娃儿,不学戏就亏欠了一个好嗓子。

    2021年10期 No.875 89-94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932K]

今古传奇

  • 九爷

    陈彦斌;

    <正>一无论在三江口村,以及沿江上下百十余里之内,只要提到九爷,几乎没人不知道的。甚至连穿开裆裤的小娃娃都会问:"你们说的是不是那个能喝酒的老爷爷?"其实,九爷在家里并非排行老九,他身上有四个姐姐,是家里最小的老疙瘩,当时屯里的人都喊他张老疙瘩。再说,当时张老疙瘩他爹张老艮还活着,根本称不上什么"爷"。只因为他生前爱喝酒,而且酒量特别大,江边打鱼人才给他起了一个"酒爷"的绰号,后来人才称其九爷。

    2021年10期 No.875 95-105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786K]

微型大观

  • 老哥俩

    王吴军;

    <正>木匠王住在西场村的南头,裁缝李住在西场村的北头,做得一手好木工的木匠王和做得一手好裁缝的裁缝李两个人不仅同在西场村里生活,而且,他们俩交往了几十年,亲如手足。这天中午,木匠王和裁缝李这老哥俩又碰到了一起,心里非常高兴,坐在一起喝起酒来。

    2021年10期 No.875 106-10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609K]
  • 中秋宴

    胡正彬;

    <正>一九八五年,林平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就去珠海打工了。那时候,珠海特区还很小,十几平方公里,用铁丝网围着,没有边防证还进不去,很多人都是从铁丝网下爬进去的,林平也是,那时候,林平很瘦,很麻利。一家电子厂招工,林平考上了,第一名。厂长特别接见了林平,说:你这水平,当个流水线工人,可惜了,我准备送你去电子学院进修两年,回来给我当工程师。

    2021年10期 No.875 108-109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52K]
  • 青楼女子

    孙丽丽;

    <正>青黛生活在吴家大院,青黛的爹吴老爷在同德古镇西大街经营着酱坊。作为大小姐的青黛喜欢倚在美人靠前,看红鲤鱼嬉水,伸手往水中撒食,看鱼儿如红云般哄抢。那时的她身着织锦的长裙,长发乌黑,眼神似水含烟。酱坊有四道宅院,五十多间房,酿造用的缸有百余口,有一种大户人家的气派。

    2021年10期 No.875 111-11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62K]
  • 下载本期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