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1915 年创刊

月刊

ISSN 1000-0054

CN 11-2223/N.


本期推荐

  • 傻子之死

    王善常;

    <正>那个夏天,安子萌发了杀人的念头。他要杀死对门的傻子。傻子是杨树屯最快乐的人。他整天咧着嘴笑,对着在垃圾堆里刨食的芦花鸡笑,对着长在沟边的矮蒿子笑,对着任何从街上走过的人笑,当然,他也避免不了要对着安子笑。安子的心里盛满了忧愁和烦恼。在那个夏天,他几乎没有一件事是顺心的。先是因

    2019年31期 No.827 3-9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328K]
  • 谁杀死了傻子

    王善常;

    <正>我小时候,离我家不远的一棵树下真的栓着一个傻子。他整天赤身裸体,只要有人路过,他就哇哇怪叫,妇女们都不敢从那走。当然我们孩子都不怕他,不但不怕,还经常去挑逗他,甚至用土块打他。后来他就死了,至今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一个傻子的死不足为奇,没人去深究他死亡的原因,大人们都如此,更不必说孩子们了。几十年过去了,傻子的形象一直存在于我的脑海里。我就想,一个傻子活下去应该很简单,他的生命力甚至比正常

    2019年31期 No.827 9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22K]
  • 爸爸的小山村

    李桂芳;

    <正>一傍晚,我到小村的消息就传遍了。村委会挤满了大人小孩,人们都热情地和我打招呼。我惶恐不安,长这么大,我仿佛还从未受到如此重视呢。人们带来自家的陈年核桃,新鲜的山梨、大枣,还有红彤彤的西红柿。五颜六色的果蔬,堆满了村委会的破桌子。大家都争着邀请我去他们家

    2019年31期 No.827 10-15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597K]
  • 走进扶贫故事

    李桂芳;

    <正>2016年暑假,应四川省广元市作家协会邀请,我参加了川北广元朝天区的扶贫采风活动。那是一个海拔近两千米的高寒山区,山高林密,土地贫瘠,自然条件恶劣。简陋的房屋零零星星伫立在山顶或半山腰,歪歪斜斜,急需改造。也有部分脱

    2019年31期 No.827 15-16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031K]
  • 面不改色

    穗子;

    <正>1七点钟,沙成海准时奔向城西,脸上带着惯常的微笑。车少人少,电动车像每天一样由着性子疯跑,等意识到风又凉了些时他也意识到自己脑袋出了错,一个急刹车,整个身体瞬间僵硬——面馆已经在昨天兑出去了。抬头看,"沙家面"三个大字招牌影影绰绰地在晨光下激动成一片绯红的云霞,格外魅惑。既然都到跟前了还是去看看吧,看看有啥

    2019年31期 No.827 17-24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796K]
  • 人生何处不相逢

    穗子;

    <正>妹妹新兑了一家麻辣烫小店,我少不了参与一下。妹妹和原来的店主夫妇欢天喜地地加微信时,我在一边感慨,人和人之间会通过哪种方式相识真是意想不到啊。马尔克斯说过吧,人是不能只活在一个时空里的,那一天,我的又一个白日梦从这间小店萌芽了,我决定写一场遇见,写一场自然而然而又非同寻常的遇见。"只有走心,超越表面世界的浮光掠影,每一片草叶才会不同"。所谓艺术来源于生活,高

    2019年31期 No.827 25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28K]

百味人生

  • 灯火阑珊

    丁龙海;

    <正>哈达岭属长白山的支脉,有多少个山头,多少条沟,延伸多远,没人数过,也没谁用尺量过。南岭乡医院,就在一条沟里,是幢钢筋水泥的三层楼房,斑驳的墙面,白癜风似的,露出灰黑的底色。顶灯是白炽灯泡,也就百十瓦吧!很古董地亮着。走廊清冷,有股酸腐味儿。医生鹤发童颜,模样值得信赖,查完房就走了,沈岫岩急忙跟了出去,问小姨的伤情。医生警觉地看了看他说,没什么大碍,就是血压

    2019年31期 No.827 26-3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628K]

小人物记

  • 独眼鳏夫

    阿土;

    <正>在我们村里,只要一听到"嘎嘎……嘎嘎……"的笑声走近,所有的狗吠声立刻就会息了,像听到了命令似的。并不是狗们不想叫,实在是不敢叫,纵使本来在门外玩得挺欢实,也都一出溜跑回了自家的院子,无论大小,或钻进桌下,或钻入厨房,或找个不易发现的地方藏起来,最不济的,则躲在了主人背后,夹着个尾巴,耷拉着脑袋,嘴里不时发出一两声低

    2019年31期 No.827 33-44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080K]
  • 马自忠;

    <正>张奶奶这一生,就活了一个字:抢。张奶奶出生在兵荒马乱的年代,能看明白这个世界的时候,最先进入视野的就是各种抢购的场面。张奶奶出生在一个还算殷实的家庭,父亲在一家店铺当总管,虽然工钱不高,但养活全家人绰绰有余。况且是店铺的总管,藏一点掖一点,家里的生活也就过得比一般人家宽裕一些。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即便是在贫困动荡的年代,张奶奶的童年也就没有经历过什么困难。

    2019年31期 No.827 45-49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000K]

乡镇风情

  • 牛群成和牛的故事

    刘文俊;

    <正>牛老家有两犋牛。一犋在村东头,一犋在村西头。村里还有俩牛把式。村西头的牛把式叫牛成群,村东头的牛把式叫牛群成。两人都七十出点头,两人爱牛如命,都为牛倔出名了。两犋牛也都胖瘦高低差不多。都是一头牤牛一头母牛,都是标准的南阳黄牛,鼻颈宽,口大方正,肩部宽厚,胸骨突出一个大疙瘩,牛头部雄壮方

    2019年31期 No.827 60-6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683K]
  • 到死也不说出来

    周太舸;

    <正>队长晚饭后,刷了碗,喂了猪,给牛添了草,给娘子敷了药,队长才走出门外。队长是生产队时的叫法,队长早就该叫组长。可村民觉得叫组长别扭,还是叫队长顺溜些,就一直叫队长。不知是看了哪部古装电影或电视剧,村民们还把队长老婆叫队长娘子。队长娘子乐意听,队长也就把老婆叫娘子。队长这么叫,龙王潭年龄稍大一点儿的村民,就都把自己的老婆叫娘子。

    2019年31期 No.827 68-75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664K]

围城内外

  • 处暑

    李晓东;

    <正>七月中,处,止也,暑气至此而止矣。——《月令·七十二侯集解》午后,张玉秀已经在半山腰枯坐几个小时了。这是她出走之后的第三天。出走,当然指的是离家出走。父母早已去世,哥嫂都在外地,张玉秀的家,也就是自己的三口之家。事实上,女儿已经是大三的学

    2019年31期 No.827 76-81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952K]

打工生涯

  • 回家

    阮红松;

    <正>眼看要过年了,黑子的女人要回了。女人到福建晋江打工快一年了,平日里除了电话,连微信和视频也少有,女人总说蹭不到Wi-Fi,挣俩钱不容易,舍不得用流量。黑子在家盼得心里生疼,过日子像被人挖走了一块肝,咋过都不舒服。夜里想女人了,就在床上抱着手机看电视,睡着了

    2019年31期 No.827 82-85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958K]

孩提时代

  • 粉笔灰,凤凰花

    丘艳荣;

    <正>快放学了,古老师还在叽叽喳喳讲个不停,一边讲还一边板书。洒满阳光的教室里,看得到飘在缕缕光线中的粉笔灰,听得到粉笔摩擦黑板时发出的"卟卟嘎嘎"的声响,这本是司空见惯的情景,却搅得我心慌意乱。我捂着肚子,苦着脸说:"老师,我憋不住了。"古老师正讲在兴头上,被我突然打断,呵斥我说:"还有十分钟就下课了,忍忍!"

    2019年31期 No.827 86-8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240K]

流逝岁月

  • 1937年的银圆

    何海宁;

    <正>这个故事其实一点不浪漫,还有点沉重呢,要不是1973年村子上发生了一件让人不可思议谜团难解的事件,1937年的银圆故事可能会永久地尘封在历史的尘埃里了。故事发生的这天是1973年渭北旱塬上的五月,正是青黄不接农人们最难熬

    2019年31期 No.827 89-91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882K]

笔记春秋

  • 热河旧事

    孟宪歧;

    <正>黄先生黄先生在热河镇摆卦摊。黄先生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蓝,人们就知道这人看不见东西,也有人管他叫黄瞎子。其实,没人知道,他的眼睛一点也不瞎。但他得装出瞎来,这样才能有顾客来呀。那时候,算卦的都是盲人。据说,盲人有特殊功能,算出卦来灵验。假如你眼睛没毛病摆地摊,没人相信你的卦。只有黄先生的父母知道实情。

    2019年31期 No.827 92-9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662K]

今古传奇

  • 玩灯

    华杉;

    <正>举水河拐了十八道弯,这十里却直溜溜像是墨线弹了来的。那河水一个劲儿冲了两岸陡峭的夹口,向南一扭头,在长江北岸撇了个滩头后流进了长江。这滩头后来生长了一大片绿色的树林,有一群乌鹊飞过千山万水,来到这片绿色的树林里,开始建筑属于自己的天地。据说,这便是乌林镇名的由来。

    2019年31期 No.827 98-104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892K]

微型大观

  • 内讧

    刘向阳;

    <正>老耿头蹲在自家门前,一袋接一袋地抽他的旱烟袋。越抽越上火越抽越来气。这片足有五亩的水田难道就这么荒废了?五亩田双季可要打一万斤水稻哇!上火之后又泄气了。孩子都出去赚大钱了,剩下我个糟老头子能干啥?瞎想能当饭吃吗?远的不说,就说眼前这五亩地,翻得动还是抱

    2019年31期 No.827 105-106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947K]
  • 玻璃房的秘密

    刘希;

    <正>在农村重新翻盖新房的时候,父亲执意要建个玻璃房,我和妹妹都很惊讶,不明白一直推崇买点小物品都要考虑利用率和实用性的父亲,怎么突然就动了这个"浪漫"的心思,特别是他的老朋友很不理解,把那么大个面积的地方,建成一个玻璃房,纯属浪费呀,建个卧室就可以多间正儿八经的房呀,来客人了方便得多。大家都说父亲是老糊涂

    2019年31期 No.827 106-10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571K]
  • 丽林姐

    陈振林;

    <正>丽林姐是我的表姐。十八岁,丽林姐正编织着她的梦的时候,出嫁了。是她的父亲我的舅伯强逼着她出嫁的。舅伯说:"一个女孩子,一天到晚不知在嘀咕些啥,嫁出去了省事儿。"在村子里,十八岁的女儿出嫁,当然是件很正常的事儿了。我们是一个村子,虽然我比丽林姐小十岁,但总爱跟着

    2019年31期 No.827 108-109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086K]
  • 麻响雷和三棒鼓

    伍中正;

    <正>麻响雷会打三棒鼓。麻响雷的三棒鼓打得很有套路。这是麻响雷出师时,师傅秋癞子给他的评价,也是麻庄人对他的看法。打三棒鼓,注重两样,一样在手,一样在唱。三根嵌有铜钱的木棒双手轮流抛接,不能落地。抛接的速度越快,三棒鼓的表演水平越高。另外,打三棒鼓的人嘴里还要有唱段,唱段越

    2019年31期 No.827 110-111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659K]
  • 介子北行

    莫小谈;

    <正>时辰早过去了,我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双手支着脚,屁股翘得高高的。我穿的依然着那件黑色的袍子。我喜欢这件袍子,因为它染有我的鲜血,还有,它能严实实的护着我的下身。良久,我的背上才有一种久违的一震,我知道吾皇已踩着我

    2019年31期 No.827 111-11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701K]

  • 稿约

    <正>为进一步办好刊物,使《短篇小说》与广大文学爱好者真正做到心灵相通,本刊于今年开设了"说长道短"栏目,现约稿如下:1、有关对于短篇小说这一文学形式的认知、理解、体会、评论;2、对《短篇小说》杂志的总体印象、批评、建议;3、对某一期刊物刊发作品的综合评述;4、对某一作者

    2019年31期 No.827 9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244K]
  • 下载本期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