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本期佳作

  • 婚骗

    叶凉初;

    <正>资料上说,这个男人55岁,属龙,比舒云大五岁,正是她可以接受的距离。舒云的前夫比她大两岁,这两岁是白长的,无论是心智还是身体,都看起来比舒云年轻,所以这次,她设定的最小距离是五岁。坐在对面的男人,看似随意地轻微晃荡着身子,只有在舒云开口说话时,他才微微前倾过来。他的头发量少而黑,

    2021年01期 No.866 3-9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336K]
  • 《婚骗》创作谈

    叶凉初;

    <正>写这篇小说的由头是前几年婚恋网站不断出现的"杀猪盘"事件,也就是以婚恋为名骗取钱财的案件,数额之巨,频率之高,前所罕见,而被骗的又以中年女性居多。我的一个女邻居也不幸中招,被一个自称美国驻阿富汗的大兵骗去了一大笔钱。事后,我看了他们的聊天记录,发现伎俩十分粗俗,明眼人很容易就能看出其中的漏洞。这让我思索起另一个问题,为什么单身的中年女子那么好骗?

    2021年01期 No.866 1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030K]
  • 岸上的鱼

    丘艳荣;

    <正>巷口的野草又沿着台阶和土墙长出来了,爬满了整个巷道。她记得,去年回这里养病,精神状态好一点的时候,曾经仔仔细细把这小巷的草都拔光了。她在拔小巷的草,也是在拔自己心里的草。小巷的草拔了又长,她心里的野草也是一样,拔过一阵,以为干净了,可不提防的,它又盛气凌人地长了出来。

    2021年01期 No.866 11-1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818K]
  • 《岸上的鱼》创作谈

    丘艳荣;

    <正>马尔克斯曾经说过,创作的源泉永远是现实。促使我写《岸上的鱼》是因为身边的人和事。今年初,听闻同学患抑郁症的堂姐投河自尽的事情,心里很难过也觉得有点意外。因为之前听同学谈起,说堂姐的症状正趋于稳定,正日渐好起来,过年相聚,似乎感觉她已经重新恢复到患病前的阳光模样了。我身边也有一些被抑郁症所困扰的朋友,这就引发了我对抑郁症的关注和思考。

    2021年01期 No.866 1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312K]

百味人生

  • 断舍离

    吴晓;

    <正>临出门时阿强要把阿黄带上,杨阿婆不让,说乖,你顾不上它了。阿强又要把他的"白猫"带上,杨阿婆无奈地摇了摇头——"白猫"是阿强的存钱罐。阿强是个两百来斤的胖子,走路时看不到自己的脚,现在怀里抱着"白猫",连路也看不见了。杨阿婆一个胳膊上挎个鼓鼓囊囊的旅行包,一手拉着阿强,在阿黄依依不舍的注目下出了门。

    2021年01期 No.866 19-25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722K]
  • 谁还在流落

    苏金鸿;

    <正>念青上山住进九莲寺了,这事在远山县城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因为前些年有关念青的事在小小的县城知道的人还真不少。尽管这些年时光流逝早已物是人非,但沉寂了多年的事一旦又被重提,还是吸引了人们的眼球和好奇,无形中又有了茶余饭后的谈资,也还是让人们有了传播的兴趣。

    2021年01期 No.866 26-36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337K]

小人物记

  • 绸衫子

    周书浩;

    <正>刘甲是麻渣石牛市的中人。中人就是牛主与牛客交易的公证人。中人干的是巧活,无须体力,但攒的是嘴巴劲,费的是脑筋,这碗饭也不是那么好吃、随随便便吃的。当场天,麻渣石牛市生意火爆,从东乡、太平、巴州、南江等地提前远道而来的牛客都想捡个便宜,交易就少不了中人撮合。为了吃交易中的差价,像刘甲这样的本地中人就得口水乱泛、唾沫四溅,

    2021年01期 No.866 37-4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094K]
  • 轱辘

    李同书;

    <正>我们这里把迁坟叫拔陵。三里不同俗,十里改规矩。一个"拔"字,暗藏了诸多玄机和曲折。你可以对好多事情感到讶异,或者懵懂无知,但关键时刻,总有一个或者很多明白人前后引路,不至于使你迷失在茂密的丛林。如果在意这些烦琐而传统的风俗,那些像血管一样密集的细节会让人懵懂,我告诉你,莫慌莫慌,也许,所有的做法本来就符合要领,说不定成了典范。

    2021年01期 No.866 41-4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450K]
  • 书法爱好者的爱情

    牟秀林;

    <正>1老板派保纯来施工现场,保纯老大的不情愿。为什么呢?他是装修公司的会计,又不是销售经理或工长。老板说,你不是一般人,你是"钦差大臣"呀。这么一说,保纯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重了,好像是个很有身份的人了。身份就是实力,保纯的身份,就连销售经理张强这样的"公司明星"都不敢小觑。

    2021年01期 No.866 49-5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638K]
  • 小人物五题

    马学全;

    <正>王富贵一大早,王富贵就去了趟村口的小卖部,回来后当院摆了张桌子,让老伴把几样时令水果洗干净,分别装盘摆上桌。王富贵换了身干净衣服,还刮了胡子,一下子就精神多了。王富贵在桌旁的椅子上坐下来,打开了随身听,院里便飘出了精彩的秦腔唱段。王富贵今天要干一件大事。什么事呢?且听慢慢道来。

    2021年01期 No.866 58-65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555K]

青春写真

  • 十六岁的夏天

    罗荣;

    <正>16岁那年,我即将初中毕业。虽然老师极力鼓励我读高中将来考大学,我还是打算考师范。我知道考上师范不仅可以早几年参加工作,每个月还有生活补贴。奶奶的药罐子和我们兄弟俩的学费,已把父母的脊背压成了两张弓。中考结束后,我找到了同村的小梅。小梅比我大三岁,在镇上的鞭炮厂当织鞭工。成千上万的散鞭堆放在一间大屋子里,织鞭工用引捻子线把一颗颗散鞭串成长长的挂鞭。当时,织鞭论斤称,织一斤散鞭可以挣5角钱。

    2021年01期 No.866 66-69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313K]

军旅文苑

  • 兵味旧事二则

    陈恒坤;

    <正>受奖这天晚点名,连长发表了讲话。他说再过十几天就是"八一",按惯例,老首长可能要回连队看望大家,希望同志们严格要求、严格训练,以良好的军事素质和饱满的精神状态迎接首长视察。郑四喜一听,内心就有些不平静了。郑四喜是我们军港警卫连的一名新兵,下连队时间不长。

    2021年01期 No.866 70-73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552K]

流逝岁月

  • 那年夏天

    崔立民;

    <正>听见有人在喊父亲的姓名和我们家的门牌号,想出去看看怎么回事,姐姐已经跑出了门,不一会儿,姐姐跑回来,气喘吁吁地站在母亲面前:"妈,电报!"双手呈上电报,门口择菜的母亲"嗯"了一声,看都没看姐姐一眼,抬抬下巴,示意姐姐把电报放桌上,姐姐突然大声喊道:"河南——加急!"母亲手中的青菜用力摔进簸箕里,叫喊道:"电报,你喊个什么?"

    2021年01期 No.866 74-8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840K]
  • 伤害

    邢庆杰;

    <正>1986年,我在一个村联中里读初三。那所联中的条件非常差,没有学生宿舍,所谓的学生食堂也只能给我们热热自带的干粮,每人一碗混浊的溜锅水。联中的前身是所小学,我们这个班是建校以来的第一个初中班,因有了我们,才把以前的"小学"改称"联中"的。

    2021年01期 No.866 83-86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486K]

笔记春秋

  • 黑漆木匣

    郭晓畅;

    <正>大老黑家的"光荣烈属"牌子分量很重。他们兄弟三个,二黑三黑都是烈士。虽说对二黑到底是八路还是伪军,柿村人有不同的说法,但三黑的解放军身份确是真的,名字已与许多人的名字一起刻在了县烈士陵园巨大的石碑上。于是,政府抚恤,村里照顾,每年除夕,村小学的学生还聚到他家门口,敲锣打鼓,

    2021年01期 No.866 87-95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927K]

今古传奇

  • 桂花奶的爱恨情仇

    果军;

    <正>姥爷健在的时候常常会给我讲桂花奶的故事,如今姥爷离世10多年了,但桂花奶的故事依旧萦绕在心,我觉得如果不写出来,不仅对不起姥爷,而且对不起桂花奶。算了一算,如果桂花奶在世,今年应是115岁了。桂花奶所住的村庄叫解甲营,传说明代洪武移民时,一支流落的散民中兵丁居多,他们都是解甲归田的军人,于是就有了解甲营这个称谓。

    2021年01期 No.866 96-10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601K]
  • 丁六爷

    丁立峰;

    <正>我的老家丁村原属于山东省临清县,在清咸丰年间,这里特别兴旺发达。著名的丁村摆渡口曾是联系卫运河两岸的重要交通枢纽,每天河南河北的人们来往络绎不绝,可以说是日进斗金,而当时丁村摆渡的主人正是村中首富丁六爷。丁六爷长得人高马大,白白胖胖,那张银盘似的脸上,经常挂着佛爷般的微笑。丁六爷虽然家产万贯,骡马成群,但他为人和善,从不欺压穷人。偶尔村中谁家有个三灾八难,丁六爷都会仗义出手,出人出钱为你摆平,因此他在这一代落了个"六善人"的美名。

    2021年01期 No.866 100-103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395K]

微型大观

  • 曾槐

    赵明宇;

    <正>曾槐,祖籍山东菏泽,其祖父于光绪八年迁居元城,住在东门外乔家庄。曾槐祖父家道殷实,孰料到了父亲这一代,虽然以孔子贤徒曾子后裔自居,苦读诗书,却贫困潦倒。到了曾槐,就只有靠乞讨度日了。曾槐大约生于民国二年,略有痴呆,人称"傻曾槐"。这曾槐虽然傻,却知道孝敬母亲。每天在外面乞讨来的白面馒头,留给母亲吃。有时候遇到婚宴人家,给他一碗肉菜,曾槐捧着碗,闻闻香味儿,用衣衫兜着,一路疾跑回家,双手捧给母亲。冬天冷,晚上睡觉时,

    2021年01期 No.866 104-105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753K]
  • 你长大了卖什么

    羊白;

    <正>我的小学语文老师姓孙,他个子不高,尖嘴猴腮,右肩还有点斜,怎么看也不像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因此起初我们并不喜欢他,背地里叫他"孙子"。孙老师是个民办教师,家在我们邻村,有兄弟姐妹五个,他排行老大,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复读吧,家里条件又不允许,回村务农吧,又不甘心,就到我们小学当了老师。他的理想是有朝一日成为公办老师,公办老师和民办老师的差别很大,先不说待遇、名声,单找对象,就是一条很硬的资本。因名额有限,孙老师一直转不了公办,家里条件又不好,他长得又不气派,如此下来,二十七八了还是光棍一条。

    2021年01期 No.866 105-10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676K]
  • 老舅

    李世营;

    <正>三喜高中毕业想出去打工,二姨说他有个表弟在南方大公司当部门主管,已经打过招呼,让三喜过了年就去找他谋份差事。过完年,三喜去南方找到那家公司。到达时已是晚上,门卫说已经下班,要三喜明天再来。三喜想去找宾馆,可伸手摸口袋,钱包丢了。他茫然不知所措,最后缩成一团,靠在公司门口的柱子上打起盹来。

    2021年01期 No.866 107-10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037K]

说长道短

  • 《我的1981年》的风骨和温度

    高红成;

    <正>王生文是受《短篇小说》杂志青睐的作者,继《清幽幽的猪油香》之后,《我的1981年》再次刊载在2020年第6期上。作为《短篇小说》数年的铁杆读者,在我看来,这一篇不到5000字的小说,既有作者对已逝岁月的庄严致敬,也有他对社会底层人物、边缘人物独到的理解和关怀。作者笔下的苦乐血泪、爱恨情怨,既透射着写作者对时代的阐释和评价,也深藏着人性的复杂和光辉。"其称文小而其旨极大,举类迩而见义远",文字背后的意蕴承载着作者的风骨和温度,

    2021年01期 No.866 110-11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089K]

  • 稿约

    <正>为进一步办好刊物,使《短篇小说》与广大文学爱好者真正做到心灵相通,本刊于今年开设了"说长道短"栏目,现约稿如下。(1)有关对于短篇小说这一文学形式的认知、理解、体会、评论;(2)对《短篇小说》杂志的总体印象、批评、建议;(3)对某一期刊物刊发作品的综合评述;(4)对某一作者在《短篇小说》杂志发表的作品进行系统的评价;

    2021年01期 No.866 86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171K]
  • 下载本期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