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1915 年创刊

月刊

ISSN 1000-0054

CN 11-2223/N.


本期推荐

  • 陪伴

    李力;

    <正>"王老汉不见了!""啥?""王老汉寻不着了!""老爷岭的王老汉?""就是的。"刘胖子的电话让我头嗡地大了起来,额头的汗涔涔往外冒。挂掉电话,我心急火燎,两步跨到正在汇报移民搬迁工作的王镇长身边,对他附耳低语。王镇长抹把嘴角的白沫,边听边使劲皱眉,似乎想调动眉毛去支援已经溃退到后脑勺的发际线。等我说完,他抬起头勉强挤出笑容,跟对面的田县长说:"有点急事需要宋副镇长亲自

    2019年25期 No.821 3-1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029K]
  • 流着泪歌唱

    李力;

    <正>我习惯用笔写作,但我希望我是个歌手,能为故乡,为故乡的人,流着泪歌唱。我的故乡在陕西省凤翔县柳林镇北山,准确点说,那里是我出生的地方,也是外婆家所在地。据我妈说,在一个大雨滂沱的秋夜,我降生在凤翔县柳林镇北山的一所学校里,而这所学校本是一座关帝庙,这大概就是我特别喜欢这两个场所的原因吧。

    2019年25期 No.821 10-11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63K]

百味人生

  • 一毛钱

    张子;

    <正>1阿强"五七"这天,老王用木棍挑起成山成丘的纸钱灰烬,平整的沙土上显现出一个强劲的"拳头"。他骂道,狗日的,走了,还那么硬气!娘说阿强走得冤,她偷抹了两把眼泪,不让老王看见。刚才的青烟笼在几层雾气里,山丘掩埋在她的心里,无数个深夜流着不眠的小溪。谁都知道这是一座枯山。老王点上一支烟,他望见坟园的石狮子瞪着他。他一惊,红星的烟头竟然灼伤了他的手臂。他又骂

    2019年25期 No.821 12-1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460K]
  • 美丽河

    王吴军;

    <正>柳思奇上次回老家谢庄镇是给去世的父亲送终的。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已经是半年过去了。谢庄镇是位于中牟县靠近最西南边的一个镇,南邻新郑,西邻郑州。柳家在谢庄镇的历史可以上溯到十代,柳思奇听父亲说过,他的曾祖是清末年间的一个举人,聪明能干,只可惜生不逢时,民国取代了清朝之后,便操起中医之术悬壶济世。曾祖的医术精湛,而且为人善良,宅心仁厚,在谢庄镇德高望重。从那时起,柳家便在

    2019年25期 No.821 18-25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739K]

小人物记

  • 啼血链

    宋剑挺;

    <正>王领往地里一瞅,风像个醉汉,一栽一栽地往前跑着,冬天就这样咯噔一声到来了。王领还没准备好棉衣哩,他穿件夹袄,里面裹了两件毛衣,但风手似的,一会伸进他的前胸,一会钻向他的后背,浑身的热气瞬间便被吸光了。他的胳膊在胸部抱着,膀子缩着,像个冬眠的刺猬。其实他真的想冬眠呐,试想,吃饱了,往床上一卧,用棉被裹住,阳光在窗外嗞嗞地燃着,屋里满

    2019年25期 No.821 26-3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407K]

乡镇风情

  • 麦子全过程

    李业成;

    <正>1土地刚承包到家庭的头两年,农民对粮食有一种膨胀的贪欲,特别是对麦子,贪欲就像在心底挖了一个大坑,这个坑没有底。无论年老的农民还是年轻的农民,都是一样的心态,土地到了自己手里,就是要看自己的能量和土地的能量,到底能打多少,他们实在不满于集体合作化时代的土地产量。高省力全家分了十二亩地,七口人,父母、妻女,还有两个

    2019年25期 No.821 33-39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483K]
  • 雁过无痕

    侯宏博;

    <正>天空没有留下翅膀的痕迹,但我已飞过。——泰戈尔《飞鸟集》一我推着自行车一进村口,老远就望见朱大贵的那辆黑色宝马停在村子中央的老槐树下,大腹便便的朱大贵晃动着他那颗秃脑袋,踱来踱去,给坐在碾盘上、圪蹴在墙根下乘凉闲谝的老少爷们敬烟。阵阵说笑声混合着夏日街道里发酵后的粪土味,滚滚热浪似的朝我扑面而来。

    2019年25期 No.821 40-4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525K]
  • 看病

    高涛;

    <正>1油菜花黄成一片的时候,麦芹家的母猪得了一种怪病。呜呜哼唧个不停,嘴把盛猪食的铁盆都掀翻了。灰黄色的猪食在地上摊成一张非洲地图。麦芹拿搅猪食的窄板板狠劲拍打母猪的嘴。母猪被激怒了,张嘴龇牙,冲麦芹呜呜地抗议。麦芹就有点心怯。若是把猪打急了,弄不好会咬人!她丢下手中的窄板板。麦芹闹不明白前几天还好端端

    2019年25期 No.821 48-53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443K]

爱情故事

  • 恋情

    华伟章;

    <正>这段恋情已经过去许多年了。那时候还没有网恋、没有闪婚、没有裸婚,人们对爱情的观念,几乎不可同日而语。我在键盘上敲完最后一个字,不知道这段恋情是否有意义。不过,我想有些东西是永恒的。你权且把它当成一个故事吧!一她叫文婧。这是许多年以前,冬末初春的夜晚。这天放学,骤然

    2019年25期 No.821 54-61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142K]

围城内外

  • 李雅娜的情人节

    徐汉平;

    <正>七夕这天早上醒来,李雅娜觉得肚子有点儿不舒服。病从口入,她回顾着所吃的食物。昨天晚饭原想回家自己做的,下班路过很有些情人节气氛的宝幢街却遇上开锁的闫泽清。不远处的电线杆左近,他跨坐在摩托车上一边接手机一边嚼口香糖,李雅娜拎着棕黄色坤包莫名其妙地施施然迎上去,他恰好听完手机叫了

    2019年25期 No.821 62-6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030K]
  • 错觉

    吕传彬;

    <正>(一)如果知道是这样的情景,你还会不会走一遭?尚丽说道:你回不去了,二十几岁的时光一去不复返。她脸上的无奈浮云一样掠过,低头叹道:我们都回不去了。周颜心底一怔。健身房里的女人们鱼贯进出着,带过一阵体味混合着汗气息。周颜注意着那些妈妈们,中年女性的脸上疲惫、沧桑,拖沓的身体像是在吶喊:我需要休息。嗯,如果要你再走一遭,你还会吗?周颜坐在书桌前,望着窗外发呆。天已经黑下

    2019年25期 No.821 69-74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707K]

逐梦少年

  • 多吉的时光机

    韩瑜;

    <正>1当多吉说出理想的生日礼物时,奶奶顿时心凉了半截。她本以为是一个她能做出来的东西,比如一条烤羊腿——多吉从两个月前就嚷嚷想念烤羊腿的味道,而奶奶觉得祖孙二人大动干戈做烤羊实在太奢侈了,就许诺说,等在外打工的爸爸妈妈回来的时候,全家人一起吃才热闹,而现在,奶奶愿意马上做给多吉吃。或者,是能买得到的东西。在奶奶的心目中,生日礼物当然也可以是一个能挂水壶的新书包。多吉

    2019年25期 No.821 75-81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739K]
  • 远方那座爸爸的山

    庄稼汉;

    <正>一他真的不知道,爸爸到底离自己的学校有多远,只知道那里是大人们所说的远方,那里有着一座爸爸的山。当然,他也知道那座山只是爸爸工作的地方,那座山是属于矿上的、国家的——这是爸爸告诉他的。可是,他就是愿意那么叫"爸爸的山",这么一叫,仿佛远方那座遥远的山,就离自

    2019年25期 No.821 81-86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82K]

流逝岁月

  • 流泪的田红梅

    尹群;

    <正>小学的操场上,雪白的银幕竖起来了,放在房后的"电锅子"(其实就是个小型发电机,不过我们小时都管那玩意叫"电锅子")也响起来了,人们一听到"电锅子"突突突突的轰鸣声,兴奋的心情就越发的急迫,忍不住加快了脚步,加快脚步还不行,走着走着竟控制不住小跑上了。放映机放射状的光束,远远地照在前面雪白的银幕上,耀眼的光束一会儿往上一会儿往下,一会儿往左一会儿往右,晃来晃去对不准,引逗

    2019年25期 No.821 87-91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115K]
  • 1982年的电影

    旮旯;

    <正>他们进城是照毕业照的。村里的孩子上学晚,班里的毕业生,都是二十多岁的大姑娘和小伙子了。全班同学聚集在西门外的人民照相馆,看得出,男女同们学都精心打扮了一番,男同学都梳着小分头,唇上都有了毛茸茸的胡须,爱美的女生脸上擦着雪花膏,把衬衣的领子翻出来露在外面。三十多个同学分成了三排,前面蹲了一排女生,中间坐了一排,是老师和班干部们,后面站了一排男生。男同学上方,成像后还会有"某校高中毕业留念"的字样。在灯光

    2019年25期 No.821 92-94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90K]

笔记春秋

  • 老镇匠事

    李笙清;

    <正>秤匠从我懂事的时候起,老镇上就有一个专门做木杆秤的铺面,招牌上写着"韦记秤店",黑漆描金,古色古香。韦家祖籍四川,据说还是19世纪末逃荒来到我们这边的,就此在老镇落地生根,开枝散叶繁衍开来。韦家秤店是祖传的手艺,男女都传,但从不传予外姓,也正是如此,所以韦家的制秤手艺才显得很神秘,就像常年挂在秤店门楣上的那块黑漆描金的招牌一

    2019年25期 No.821 95-10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806K]

微型大观

  • 韩医生的墓志铭

    苗忠表;

    <正>韩医生是一位赤脚医生,生得白白净净,还戴着一副老式金边眼镜。如果身上没穿白大褂,脖子上没挂个听诊器,表袋没别上块胸牌,根本看不出他是一位赤脚医生。细细打量,倒像是一位机关雇员,或者是教国文的老师。但他确实是我们村里的一位赤脚医生。韩医生老家在上海,知识青年那会插队到我们村,行医多年,医术高超,不仅本村村民

    2019年25期 No.821 103-104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462K]
  • 风摆柳

    高玉芳;

    <正>她姓柳。13岁就被卖到妓院。像粪坑边的柳树,在污秽的环境里,日渐婀娜多姿。她天生丽质细高身材,走起路一摇一摆,艺名风摆柳。风摆柳时年18岁,已是秦淮河上的当红妓女。她结识了抗日英雄杨明。他妻儿死于日机的大轰炸中,他满怀悲愤投入到台儿庄战役中,率部与日寇血战三天三夜,歼敌3000余名。杨旅长手握大刀片,在日军中冲

    2019年25期 No.821 105-106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67K]
  • 喝酒

    布衣;

    <正>采煤看似简单,却需要很多工种分工协作。每种工种,就是采煤工作的一个齿轮。一环扣一环,环环相连。采煤工采煤、电修工维修、抽放工消突、掘砌工掘进、瓦斯员监测、放炮员拉炮、机车工开车……这才把煤炭从地下采了出来。山里来的老九,尖嘴猴腮,骨瘦如柴,是一名电修工。煤矿人经常说:紧机工,慢钳工,吊儿郎当

    2019年25期 No.821 106-10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013K]
  • 夜深沉

    徐成龙;

    <正>谁也没有想到,李景瑞爱上茶楼了。以前,李景瑞不喜欢上茶楼,他觉得茶楼嘈杂,三教九流的人都有,让人的心无处安放。要喝茶,在家烧一壶开水,自己泡着喝,自由自在,何乐而不为?曾几次,好友约他去茶楼喝,都被他冠冕堂皇的理由婉言谢绝了。好友暗地说,李景瑞不食人间烟火,写文章写出毛病来了。确实,李景瑞是一位写手,

    2019年25期 No.821 108-109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986K]
  • 轻得像一把灰

    陈宇;

    <正>我提着水果去看他。病房里的人都站起来和我打招呼,除了他。他成了一个植物人,躺在那儿,一动也不会动。我是第五次来看他。他老婆对我的态度似乎好了一些。她说:"外面风大吗?""不大。"我放下东西,回答她,"很暖和,一点风也没有。"女人就抬头看窗外,果然很好的阳光。不过真倒霉,就在这个暖洋洋的午后,植物人死了。从我认识他,到他死,他没有说过一句话。我知道他想要说什么,但他一直没有机会。最开始,我骑着摩托车在街

    2019年25期 No.821 110-111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63K]

说长道短

  • 与《短篇小说》之烟雨濛濛

    魏东侠;

    <正>第一次偶然相逢,烟正濛濛,雨正濛濛。外地文友QQ中告诉我一个特大好消息,说我在《短篇小说》上发表一篇小小说,并把链接发给了我。大概我也是太兴奋了,顺着链接爬到别人博客中,都没顾上找自己的作品和名字,就迫不及待转发到自己博客中,还火速注明感谢天感谢地感谢编辑一大堆意在提醒众人围观的句子。很快收到大片祝福。我正

    2019年25期 No.821 111-11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74K]

  • 稿约

    <正>为进一步办好刊物,使《短篇小说》与广大文学爱好者真正做到心灵相通,本刊于今年开设了"说长道短"栏目,现约稿如下:1、有关对于短篇小说这一文学形式的认知、理解、体会、评论;2、对《短篇小说》杂志的总体印象、批评、建议;3、对某一期刊物刊发作品的综合评述;4、对某一作者在《短篇小说》杂志发表的作品进行系统地评价;5、对某一篇作品的分析、评论;6、作为读者、作者与《短篇小说》杂志的渊源际遇。

    2019年25期 No.821 11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46K]
  • 下载本期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