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1915 年创刊

月刊

ISSN 1000-0054

CN 11-2223/N.


本期推荐

  • 宋记老面馒头

    杨莙;

    <正>一胃已成空仓,只剩下些酸水,一阵阵冒上来,吞下去,又冒上来,又吞下去……树娃子捂着肚皮,虾公一般勾着头,曲着背,一双腿已沉重如山,眼看着就要坍塌在地。这时候,一股热馒头的香气飘了过来。树娃子像只机敏的小狗那样耸了耸鼻子,是的,

    2019年22期 No.818 3-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60K]
  • 手工馒头倔老头

    杨莙;

    <正>我爸之所以一直在老城买馒头,是因为店铺的老板是个倔老头,但凡他把馒头变成和市面上的馒头一个模样,我爸就不会去了,舍近求远岂不是闲得慌?那店子位于老城的一面陡坡上,从家里到那儿,走路得一个小时左右,坐公交换乘了也还得爬那面大坡,不畏舟车劳顿,是因为那倔老头的馒头是货真价实的手工老面馒头,绵扎,有韧

    2019年22期 No.818 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5K]

百味人生

  • 大雪夜

    王刚;

    <正>2016年的最后一晚,老天发了疯,下起了雪米子。八点左右,披着蓑衣戴着头盔的老肖骑着摩托,载着一对十六七岁的男女,穿过灯光昏暗的街道,拐进了新河巷。那时候的老肖,根本不可能想到,几个小时后,他会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涛涛砸破了头,就像砸一条老狗。认识老肖的人说,老头倔,认死理,是头老黄牛。说好听点,叫勤快,吃苦耐劳;说难听点,叫

    2019年22期 No.818 9-2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447K]
  • 小暑

    李晓东;

    <正>六月节……暑,热也。就热之中分为大小,月初为小,月中为大,今则热气犹小也。——《月令·七十二侯集解》王天恩的左半边脸上开花了:黄的、白的、红的,渗着血,流着脓——我想象中的梅毒就是这样子的。我敢说,全初一一班的学生中,只有我知道梅毒这个词,因为我爱看书,杂七杂八的小说、演义、列传之类,囫囵吞枣,逮住就看,梅毒,就是我从书上看到的。这两个汉字既恐怖又美丽,我理解中,那应该是一朵盛开的恶之花。梅毒的

    2019年22期 No.818 21-26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78K]

小人物记

  • 解气

    冯伟山;

    <正>六月六日这天,恰逢礼拜六休班。卢六一大早就坐公交出门了,回来时手里就多了一个方便袋,等他把里面簇新的连衣裙递给小丽时,她竟一脸的不解。这不年不节的,你给我买裙子干啥?还是红色的,这多招人眼啊。小丽说归说,还是把裙子抖开紧紧地贴在自己胸前左看右看,竟不愿放下手来了。裙子把她的小脸映得红红的,竟多了几分妩媚。卢六说,看你这记性,今天六月

    2019年22期 No.818 27-31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21K]
  • 二姐的新房(外一篇)

    徐国平;

    <正>二姐的新房当我闻讯赶到医院的时候,二姐就快不行了。医生说,也许就在今天,也许就在一会儿。二姐婆家的人正商量着准备后事。二姐夫哭得跟泪人一般。一边抽泣,一边对我说,你姐身体好好的,咋就倒下了。二姐躺在病床上,瘦得像冬天里的一截枯树枝。在我的印象中,二姐从没进过医院。她是我二大爷家的闺女,模样长得还顺眼,就是脾

    2019年22期 No.818 31-34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08K]

乡镇风情

  • 请把刀子还给我

    陈玉龙;

    <正>锄头入土时,财宝听到土层下传来轻微的一声响,同时感觉到手臂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财宝朝手掌吐了口唾沫,搓了搓,抽出锄头,蹲下身子扒开土块,没有看见什么,除了在日头下闪光的锄头,还有一条被挖断的蚯蚓在翻滚。财宝继续挖地,手臂又被震了一下,这一下比刚才的要生硬许多,财宝这下没有把锄头抽出来,而是双手顺着下去把土块扒清,终于看到锄头的

    2019年22期 No.818 35-43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592K]
  • 有事生非

    璩静斋;

    <正>"哦,小笋子呀!你可算回来了!"冷不丁一声铜锣腔,将刚进村口的雪笋吓了一跳,转眼一看,是堂婶李麻花。李麻花年过花甲,外号"老美女",在乡间妇女中,属于那种爱扮俏的。她那褶子纵横的脸,被抹上一层香粉,看上去像风干的老橘皮上结了些许盐霜。那花白的头发在理发店里染过,黄不黄、黑不黑的那种,稀拉的头发被精心地扭成两条细细的小辫子,辫

    2019年22期 No.818 44-4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49K]
  • 邻居

    徐跃文;

    <正>大山走出了家门,手里握着一把生满锈迹的杀猪尖刀,扬言要杀了大名鼎鼎的二吊蛋,他还说,二吊蛋胆敢反抗,就在他啤酒肚上戳一个大窟窿,如果他认识到错误乖乖就范,他会轻轻地杀一刀,留下个小口子做念想就行。这把杀猪尖刀是老婆花花从娘家带过来的,闲置有些年月了,没想到现

    2019年22期 No.818 49-56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515K]
  • 砖塘里有条鱼

    王生文;

    <正>李三叔平时说什么人们都信。就因为这一点,李三叔不轻易开口,从不传道听途说的事,他珍惜自己多年积下的口碑。这一天,赶着牛回家的李三叔,还未栓好牛,就迫不及待地叫过李婶,告诉她,说自己刚才在砖塘里发现了一条大黑鱼。谁知李婶一听,连连说:"那不可能,总不能天上掉下鱼来吧?"李婶说这话其实是有根据的。李三叔说的那口砖塘位于一片荒草地中间,是前年生产队取土扳砖留下的,既不临河,也不靠渠,没有水源,塘内积水是雨水形成的。李

    2019年22期 No.818 57-59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90K]

孩提时代

  • 骆子的战争

    王淼;

    <正>骆子那时候住在我家斜对面。他爸是将军,照理该住将军村。据我妈说,骆子的爸嫌将军村房子大,不易打理。我爸是士官,见了他爸,得毕恭毕敬举手敬礼,但我俩一起打篮球、吃消夜、听西洋音乐、骑单车上学,从不觉得他高我低。反而我的个头愈长愈高,超过骆子。我和骆子的弟弟却走不到一块儿,那家伙成天尽想追女孩儿。我和骆子顶多对漂亮的女生多递几眼,绝不写肉麻情书或骑自行车跟踪女生。我喜欢骆子的爸,他

    2019年22期 No.818 60-6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96K]
  • 杜小田童年最后一个假日

    吕传彬;

    <正>夏天的时候,杜小田跟父亲去一个叫长青湖的湖边度假,那是杜小田永远难忘的假日。长青湖离梨花市大约两小时的车程,是一个美丽的大湖,有沙滩树林和一望无际的湖水。杜小田父子和周旦一家一同去。那天杜小田很兴奋,事实上,这样的旅游在杜小田的生活中并不多,因为杜小田的父亲不同他生活在一起。杜小田和妈妈生活在梨花市,而父亲生活在土城。父亲一般会在夏天来看他,那时他放暑假。

    2019年22期 No.818 63-66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68K]

人与自然

  • 撵孬头

    陈彦斌;

    <正>一黑龙江下游的冬天,天黑得格外早。马蹄表还没跑到下午四点,外面已经黑下来。我们在马灯旁吃过晚饭,看外面雪停了,张凤祥到外面转悠一圈,回来后对我俩说:"走。"我奇怪地看着他问:"已经黑天了。这么晚了,想去哪儿呢?""你不想撵孬头了?"张凤祥没直接回答,反问我说,"刚才我到外面撒尿时,在树林边发现一对孬头踪。可那是一对走驼子,我跟了半天没跟上。"听张凤祥说,他发现一对孬头,二愣子高兴地说:"你想带我俩去撵孬头?"我

    2019年22期 No.818 67-74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07K]

流逝岁月

  • 1942年的复仇事件

    安杰;

    <正>一在凤云生的这个孩子过了一岁的时候,被痛苦和嫉妒折磨的怀德才发现,他是怀仁的种。在晋西北,小底庄村实在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村庄。可是在这个普通的村庄里,也会有不普通的人,怀德就是。因为怀德是宝贵爷的儿子,他一直都得到这个村庄里老少爷们的尊敬。十年前,受人尊敬的怀德

    2019年22期 No.818 75-8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16K]
  • 遥远的泥鳅河边

    宋殿华;

    <正>1979年的年初,中国的南方和西南边界战事正酣,此后十年,中越边境战火不断。此时,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也开启了改革开放的伟大航程。转过年来,1980年的秋天,我就到了上初中的年龄了。蛟河奶子山镇开发于清朝乾隆末年,地处蛟河盆地东南,是东高西低的丘陵地带。1851年,即咸丰元年,这里发现煤矿后形成居民点,外来人口累年迁入,人丁日益兴旺,逐渐形成绵延60多公里的蛟河县的第一人口和资源大镇。因为此地

    2019年22期 No.818 81-8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99K]

笔记春秋

  • 坊间人物四题

    愚拙;

    <正>榨油蔡蔡记榨坊在蒿子口场的短颈项巷东南头与河街的拐角处。一坊拥有两街的门面。单凭这地理位置的优势,就可见这个榨油坊老板的精明之处。蔡记榨坊有三间门面,虽然宽敞,还是被装菜籽、囤芝麻、储棉籽的黄桶、圈席、囤子占满了屋子,这些大仓小囤甚至高出人头许多。前来打油的人,感受到的是在蔡记榨坊车个身都难,体会到的是蔡记榨坊的生意好生红火。

    2019年22期 No.818 88-94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66K]

今古传奇

  • 古镇弦歌

    佟掌柜;

    <正>(一)弦歌纠缠我一辈子的、如诉如泣的曲子,又在几声夜晚出没的猫叫之后,随着江风的吹拂,伴着晾晒江鱼的鱼腥,拼命挤进我的孤独,密密匝匝又似有似无地包裹着我。在垂垂老矣的今天,我竟然不知道是该爱它还是恨它。听到镇子上的老人提起她时,我总是静静地躲开。这个世界上,没人知道我和她的故事。

    2019年22期 No.818 95-10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444K]

微型大观

  • 等候

    胡正彬;

    <正>晚秋,风凉。黄昏时分,凉风卷着黄叶,灌进人的脖子里,针扎一样疼。天黑得很早,六点钟不到,小区里的路灯都亮了。老汪还没回家,陪着老伴坐在一楼大厅里,老伴坐轮椅,老汪坐马扎,两个人一起目光茫然地看着风在外面跑。一个又一个人,缩着头从外面跑进来,带着风从老汪身边掠过,上楼去了。老汪搬到这栋楼不到一年,认识的人很少,那么多人过去

    2019年22期 No.818 103-104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42K]
  • 相亲

    刘国芳;

    <正>在乡下,女人算得上很有钱,女人叫小梅,她老公在抚州城做包头,一年至少赚十几万。女人自己雇人种了100多亩田,一年赚十几万也不是问题。若干年下来,女人手里随便能拿出两、三百万。这么多钱,对一般农民家庭来说,应该是很有钱了。为此,女人村里很多人都喊女人土豪。女人知道土豪的意思,女人听了,嘿嘿地笑,很开心。

    2019年22期 No.818 104-106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95K]
  • 寡妇与狗

    林谷;

    <正>一大山死后不久,村里的三奶就对立夏说,你男人死了,你家得养一只狗,狗能给你解闷,还能给你……反正你得养一只狗。三奶想说些什么,立夏知道。一个寡妇家,活在世上,你说多难就有多难。70来岁的三奶是过来人,她老人家明白。女儿只有3岁。立夏决心把女儿抚养成人,她不打算嫁到别

    2019年22期 No.818 106-10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61K]
  • 父亲的西装

    李立泰;

    <正>儿子不听父亲话,没考师范、农校、水校这些中专,一门心思读高中,目标大学。父亲考虑儿子考中专,上学不花钱,考高中,学杂费,吃喝住所有的都要自己掏。农家只有粮食可卖变钱,而卖了粮食囤里就少啦,口粮少了就吃不饱。吃不饱,人就没劲,而农业劳动最需要的就是人的力气。没劲犟干,人就会落毛

    2019年22期 No.818 107-10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60K]
  • 青青茅草花

    化君;

    <正>1电脑桌上有个玻璃瓶,瓶里插着一束茅草花。春天时,从野外采摘来的。写字累了的时候,我就把目光移向茅草花,默默地望一会。恍惚中,一个男孩站在茅草花中,若隐若现。他是我老家的邻居,比我大一岁。2小时候,每当母亲夸他长得

    2019年22期 No.818 109-11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65K]

说长道短

  • 有一种情义叫割舍不断

    闫岩;

    <正>从我十几岁开始发表文章到现在,在各类报纸杂志发表的文章大大小小已不计其数,要数最有感情的,最值得感恩的,最割舍不断的,非《短篇小说》莫属。我与《短篇小说》的相识已有二十多年,将近三十年了。那时我还在县城上中学,县城与回村的路口有一个很小的书亭,那个书亭一直是我眼里最美的风景。风景是让

    2019年22期 No.818 110-11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82K]

时代楷模

  • 阅读 博览群刊 看知天下

    <正>博看网始终致力于推动全民阅读的发展,已成为中国优质数字阅读的主流平台。将授权的期刊、图书、报纸资源数字化,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上以富媒体形式,通过触摸屏、电脑、Pad、手机等多屏展示,带给读者全新的数字阅读体验。

    2019年22期 No.818 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296K]
  • 稿约

    <正>为进一步办好刊物,使《短篇小说》与广大文学爱好者真正做到心灵相通,本刊于今年开设了"说长道短"栏目,现约稿如下:1、有关对于短篇小说这一文学形式的认知、理解、体会、评论;2、对《短篇小说》杂志的总体印象、批评、建议;3、对某一期刊物刊发作品的综合评述;4、对某一作者在《短篇小说》杂志发表的作品进行系统地评价;5、对某一篇作品的分析、评论;6、作

    2019年22期 No.818 8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42K]
  • 短篇小说伴您共享美好时光

    <正>~~

    2019年22期 No.818 114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6633K]
  • 下载本期数据